RELATEED CONSULTING
咨询
鑫星竭诚为您服务
售后为您提供24小时服务
技术支持
关闭右侧工具栏

服务机器人能否走出困局
  • 作者:鑫星科技
  • 发表时间:2019-08-09 16:50
  • 来源:未知

先是有数据称,2018年全球机器人产业市场规模超过298.2亿美元,同比增长28.5%,其中服务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92.5亿美元。

而后《2018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》也披露了深圳市机器人产业的近况,服务机器人产业产值约为340亿元,相较于2017年增长了21.79%,处于快速发展阶段,产业规模进一步扩大。

一连串的数据无不指向了这样一个事实:服务机器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进人们的生活,尤其是在机场、酒店、餐厅、商场等公共场所,机器人取代人类从事重复性、低效率的工作,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

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,2018年国内服务机器人行业的融资有73起,融资规模为71.71亿元,不过有57起融资出现在B轮以前,早期融资的数量占到了总体的78.1%,而B轮阶段中后期的融资数量只有10轮。

这一独特的资本现象无疑向外界传递了两个信号:一是资本市场的热度不减,大多数资本流向初创平台就是例证;二是服务机器人还处于发展阶段,与工业机器人动辄数亿元的投资相比,资本在服务机器人领域仍处于“广撒网”的阶段。

比起其他风口下的行业,服务机器人市场远远谈不上拥挤,深圳市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企业的数量对比就是例证。

于是乎在讨论商用化瓶颈的问题时,“刚需论”成了被提及最多的答案,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也是需要去深思的问题。

比如已经倒闭的家庭服务机器人Kuri,其制造商Mayfield Robotics由德国工业巨头博世创立并全资拥有,也是博世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的一次试水。除了具备语音交互、家电控制、陪伴等功能,Kuri还可以根据机器视觉技术识别家庭成员和宠物,并为他们拍摄一组照片或录制一段视频。不缺少可爱的外表,不缺少创新的场景,最终却没能“成为人类家庭一员”。

归根结底,大多数服务机器人创业者还停留在天使轮和A轮,或是为了市场教育,或是为了讨好投资者,一味寻求AI噱头包装贴金,过度消费用户预期,继而在技术没那么成熟的条件下强行落地。

商用前景注定堪忧,甚至对行业本身存在巨大的反噬作用。

并非要为服务机器人下达“病危通知书”。

类似的情景也曾出现在2012年前后的无人机市场,彼时无人机的市场研发多集中在军用、工业等领域,研究者多半是大学和科研机构,消费级市场几乎缺少被看好的理由,却最终跑出了大疆这样的现象级独角兽。

对照无人机和服务机器人的进化轨迹,服务机器人并不缺少出现下一个大疆的可能,至少可以梳理出四个可以参考的经验:

1、抓住市场的引爆点。2010年法国Parrot公司推出了首架航拍四轴无人机,加上GoPro的逐渐流行,一些航拍爱好者开始将无人机和运动相机搭载使用,却容易在飞行过程中出现画面摇晃的现象,大疆的崛起正是抓住了这一市场引爆点。

服务机器人市场不乏同样的引爆点,比如在酒店、餐厅、KTV等服务机器人经常出现的场所,比人机交互更容易撬开市场需求的恰恰是室内配送,特别是KTV这样对酒水配送存在刚需的场景里,是否可以用机器人替代服务人员?事实也是如此,一家名为优地科技的机器人公司在KTV市场有着近100%的市场份额,秘诀正是推出了载重能力强且支持室内无人驾驶的配送机器人。

2、解决“简单”的问题。大疆所解决的用户痛点并不复杂,甚至说只有“航拍”的痛点,然后围绕这一“简单”的问题不断优化飞行控制系统,后续则陆续出现了森林巡防、线路维护、交通疏导、应急救援、体育比赛判罚等诸多应用。

服务机器人市场却是“贪大求全”的真实写照,一款迎宾机器人既要有语音交互、肢体动作、自动驾驶等功能,也要在人脸识别、娱乐互动等方面见长,似乎越多的功能越能满足客户的需求,结果往往适得其反。同样的道理,优地科技之所以可以攻下KTV、酒店和餐厅市场,本质上还是在围绕“室内配送”进行深耕,诸如产品的持续迭代、研发电梯控制解决方案等等。

在一般的市场规则里,最为重要的就是刚需和手段。

服务机器人也是如此,需要找到刚需的场景,以符合水平的技术去攻克刚需,将是拿下服务机器人百亿美元市场的关键。有所不同的是,服务机器人的蛋糕很大,落地的过程中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诱惑,导致一些公司逐渐偏离了赛道,看似打磨出了大而全的商业架构,最终熬不过生存期。

于服务机器人而言,和人类一样出现在社会的每个角落,注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于服务机器人的创业者来说,在市场规模逐渐扩大,商业前景被验证的时候,现象级独角兽的出现可能已不再遥远。